青岛大学  
第1758期: 第04版:海风 上一版  下一版

第一个到达,最后一个离开

82天,一辈子的记忆

秦文

   期次:第1758期   



秦文,附属医院院感科主治医师,国家卫健委院感防控专家组成员,曾获评中国医院协会第五届全国十佳“医院感染优秀青年学者”,中华预防医学会感染控制分会第一届“百佳青年感控之星”。

秦文是我校附属医院第一个到达武汉、最后一个离开武汉的医护人员,抗疫期间工作表现突出,获得了“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秦文医生“不忘职业初心、牢记感控使命”,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院感医生的神圣职责。她的先进事迹被国家、本地及当地媒体多次报道。

 

在武汉度过了82天,在这82天的工作生活中,有很多让我感动、感激、感恩的人和事。

临危受命,辗转抵汉

大年三十凌晨三点多,我回到乌鲁木齐的家,家里人都十分的开心。孩子早已经熟睡了,我把孩子抱到身边,亲吻着。虽然才只有几天没有见,但还是很想念她。接下来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年假,我的心里想着。

早上七点多,接到单位同事的电话,处理了一起紧急的职业暴露事件后,我就睡不着了。七点多的早晨,乌鲁木齐的天还没有亮,外面还是黑乎乎的一片,空中还零星飘落着一些雪花……查看着手机上的最新报道,此时的疫情就像现在的天空一样黑压压的笼罩在荆州大地的上空。

9点刚过,我接到了上级部门的通知。公函发到我所在的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自然是一路绿灯,但是怎么去到武汉却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23日凌晨,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1号通告称:自当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武汉“封城”了!

身在武汉的人出不来,我们怎样才能进武汉城呢?这期间,国家卫健委曾经想把我们10位院感专家集中到北京,然后再用专机投放到武汉,但是因为人数太少没有实现。直到下午3点多钟才最后协调确定,指挥部让我们分乘高铁赶赴武汉。

4点多钟,我接到了铁路工作人员的电话,他问我多长时间能够赶到乌鲁木齐火车站。我的行李早已收拾好了,5分钟就能出发,半个小时内就能赶到;但是对方说今天只有这一班经过武汉的火车15分钟后就要发车,他们已经协调好可以在武汉停靠,并且说我今天肯定赶不上了,让我坐明天这班吧。

乌鲁木齐到武汉38小时。明天就是25号了,再加38小时意味着26号也到不了武汉,那绝对不行!我必须25号到达武汉!对方说,那真实现不了!

经过跟上级部门再次沟通,我决定25日一早坐飞机飞到距离武汉比较近的城市长沙,然后再坐高铁去武汉!

当天下午17:04,广州南开往北京西的G70高铁列车破例停靠武汉站。我作为整列火车唯一一名下车乘客走下火车,走进武汉!

亲人抵汉,担忧安全

2月8日正月十五,青岛市第5批援鄂医疗队青大附院132人团队驰援武汉那天,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虽然从他们启程之前,我就已经与医院的董蒨院长和此次带队援鄂的牛海涛副院长等人进行了反复的沟通。当天下午大队人马到达武汉之后,我驱车第一时间就赶到他们下榻的酒店,等待他们的到来。这是娘家人来了,我必须把我自己前些天积累的经验完完整整地告诉大家。

按照正常来讲,医疗队在接管病区之前至少需要进行一到两天的岗前培训,防护知识讲座和包括穿脱防护服、隔离衣和佩戴护目镜的演练,以及遇到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办法等诸多项目,可是我与附院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下午见面不久就得知,他们当晚12点就要整建制接管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一个部分病区。我很担忧,虽然这些兄弟姊妹们都来自临床一线,绝大多数还是感染科、呼吸科、ICU专业的,治病救人的能力毋庸置疑的,但是新冠病毒十分狡猾,传染性非常强,即使是很有经验的医护人员,没有经过严格的岗前培训就上岗,意味着被感染的风险就会大大增强,而这恰恰是我作为院感医生最为担心的事情。

当晚在医疗队的驻地酒店,临时进行了培训,将近11点钟才结束。那晚我回到住地休息已经半夜12点了。

凝心聚力,克服困难

在武汉的这82天里,回想一下那个时候有两个阶段感觉最困难。

首先自然是刚到武汉在肺科医院开始开展工作的那个阶段,和肺科医院在作为收尾医院后的工作的两个时期,是我觉得最困难的时期。

刚开始的那个阶段,疫情处于最严峻的上升时期,医院、社会、医务人员、患者的压力当时都非常大,在处于新发传染病的重大疫情中,社会上人群的恐慌感,老百姓对此恐慌,医务人员对此恐慌,势必会造成在这种情况下,盲目的过度防护,但是当时的防护物资又是有限的,这样就产生了彼此的矛盾。在防护物资非常有限甚至缺乏的情况下,由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而导致过度防护,这是当时我所面临的的情况。我们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有限的防护物资来开展防控,并且还要使所有岗位上的医院职工采取正确的、安全的、有效的、科学的防护,是那个时候非常紧要的一件事情。

在肺科成为最后收尾医院期间,医疗队和收治的患者出现很大的调整,很多其他定点医院的重症患者都转入了肺科医院的ICU。那时转入肺科医院的很多重症患者存在着很多的感染风险,甚至出现了许多继发感染患者,但是新冠病毒肺炎的救治还不能停下来,这样对于院感防控来说就又增加了许多的难度。针对这种情况,后期医院对病区布局上又做了最后的调整,把原来的两个ICU病区打通成为一个大病区去使用,将医护人员从新组合,开展最后的攻坚阶段的救治。

重新调整病区布局结构的主要目是为了更好采取相应的防控手段,能最大限度的为诊疗提供安全。例如我们收治了多重耐药菌的病人,那么我们就要尽最大可能采取接触隔离的各项措施,具体讲就是单间收治、加强诊疗操作中的手卫生、严格执行无菌操作、合理安置患者在整个区域当中的位置,这些都是院感防控在实际临床工作中需要具体去做和去落实的,这仅仅才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在最后的阶段,国家卫健委又重新调配了几支医疗队进驻肺科医院,希望能更好地支援肺科医院重症救治的力量,但是院感防控就又面临新的问题,第一,医疗队员不断增加,诊疗和休息的区域是有限的,我们势必要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方案,因此医院也是不惜一切代价,将ICU上面一层的手术室拿来作为所有在ICU工作的医务人员提供清洁区域使用。第二,各个医疗队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习惯,他们又是从不同的医院病区后期转战到肺科医院的,所以会形成一种定势思维,在熟悉的环境中就会觉得合理,对于新的陌生的环境就会觉得很多的不适应,因此我们当时面临的最大的工作难度就是整合各个医疗队,使ICU成为一个整体协作的团队来开展后期的工作。最终,我们秉着最基本的原则进行指导,统一要求,同质化管理,以求达到最优的方式协助临床开展救治工作。

坚实后盾,感谢感恩

在这些重重困难面前,我们没有退缩,我们没有畏惧,只因我们有坚定的信念和坚实的后盾支持。当我出发来武汉的时候,附院的领导们和全体职工同事们为我的“逆行”而牵挂着。附属医院的王书记、董院长在微信里一直鼓励着我,我的大后方坚实而有力。当医院得知有医疗队要去武汉的时候,院领导们第一时间给我准备了充足的生活物资和防护物品,让来武汉支援的医疗队员给我带来。看到亲人们给我带来的物资,我倍感温暖,决心一定不辜负医院和领导对我的期望,一定要完成我的使命所在。

当我们的队员纷纷赶往武汉驰援后,每一位队友都惦记着我,我们 “十人兄弟连”的战友们每次队里发物资,总不少我的一份,甚至为了照顾我是女生,他们把队里发给自己数量有限的电暖气也让我拿回去使用,还说他们是小伙子不怕冷。当2月9日我们的大部队到达武汉后,又给我送来大量的物资保障。牛院长带队支援武汉,身上肩负着巨大的压力,可是就算这样也不忘照顾好我这个独自在肺科医院奋战的队友。正是因为我们又这样一支团结友爱的团队,才能取得抗疫最后的胜利。

英雄的城市,温暖的人民

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在最后离开的前一天我又重新走了一遍当时到达武汉时的轨迹,看看整座城市的变化。她慢慢地开始复苏了,变得开始有生机了……

当初刚进武汉城时,感觉整座城市像被笼罩在黑暗中一样。当我从高铁下车,站到武汉站的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武汉的悲凉。整个偌大的武汉站,只我一人从那里走出。这种感受不是自豪和骄傲,而是内心的凄凉!

而当我拖着行李箱走上月台,看见即将启动的高铁上,每位乘务员站在车厢门口,十分庄严地向我敬礼;接我出站的铁路工作人员给我照了那张身穿红色羽绒服的照片,心中陡然生气了勇气与信心。

武汉在遭受着沉重的打击!就是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我结实了我的战友------武汉肺科医院的全体职工,还有后来进驻到肺科医院的医疗队的战友们。

武汉人民让我感受到他们的坚强和勇敢,在这样史无前例的疫情下,武汉人民坚守着自己的城市,做着每个人能做的努力,来为整个抗疫作出奉献。我看到的、感受到的最清楚的就是武汉肺科医院的战友们,从他们的身上体现出武汉人民的那种顽强坚守的信心,也让我同时爱上肺科医院,想永远去守护他们。

阳光轻抚你凌乱的发梢

微风吹动我飘扬的衣角

拨开黑夜下的云雾缭绕

迎接新一天光明的来到

加油 武汉 相信一切都会好

 

看看世间多么美好

一起戴上温暖的口罩

世界还很好 我们也还好

从你眼神中找到 坚定的微笑

加油 武汉 一起为天使骄傲

 

有爱才能扬起嘴角

现在你才是我最最需要

用心关爱用力燃烧

紧跟着武汉心在跳

让爱在平凡中闪耀

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困扰

共同面对让爱围绕

加油中国 心连着心紧靠

最后 ,我想用在这82天中,一首最喜欢的《武汉加油》的歌词来总结我的武汉经历和感受。

版权所有:青岛大学 Copyright 200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430号-6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