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大学  
第7期: 第04版: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开 始

巩虹潇

   期次:第7期   


  读完了一本书。听着阶梯教室里不吵人的电影放映的声音,好像家里客厅放着电视节目,我在房间看书写字的情景。我想家了。可能从某种程度上不算想家,只是我的记忆在那里,我的家人在那里,我的书在那里。
  想起那个夏天的傍晚,随便扎着头发,套一条宽松的长裙,踩着拖鞋出去散步,听着乘凉的老头儿、老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谁家的事,几个小孩子上窜下跳,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我拉上朋子陪着我,路过那条梦见过很多次的小河,他还在如数家珍地细讲在学校做过的事,说过的话,我的思绪却早被凉风吹走……想起那年在我转身关门的那一刻从我眼前路过的男孩,高高瘦瘦,格子衬衫,黑色书包,低头走过时那种闷闷却不忧伤让我心神不宁了好一会儿;想起小学放学回家,每天要和沿街那家的大眼睛小孩打招呼,他只是看我们一眼,就继续逗他的小白狗;想起在下过雨的屋檐下和那个短发的姑娘一起捏泥巴,她捏了一朵小花,我捏了一台电视机送给她;想起值日时作为小组长安排工作,走在稀稀落落的校园里,闻着拖把滴过水后地面的湿湿的尘气,跟传达室的老爷爷告别回家,夕阳就洒在东西向的大街上,我的影子真长……想起了周末去姥姥家,吃再也不会有相同味道的蛋花汤,翻姥爷那一本本看不懂的书,缠着他教我写毛笔字,看着姥姥戴着厚厚的眼镜静静吐着烟;想起跟着表哥去不远的小河边钓鱼,抓蓝色的、红色的蜻蜓,在浓香的鱼食味道里度过一个下午,把手伸进盛满鱼的水桶不停地越搅越快;想起了养过的小兔子大怪、小怪,和朋子跑很远为他们找青草,可某天回家只有空空的笼子,怅然若失;想起了送给新疆小同学的用鸡蛋壳粘的手工课花瓶和画的大蘑菇,她姥姥告诉我,她把画带回了新疆,并转告我,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想起班上的一个小同学来我家写作业,我坐在茶几的头上,让他坐另一头正对我,远远看着他,举起手中鲜绿色的作文书,昂着头说:“这本书是想象作文书,一般书店是买不到的,因为只有会创新的孩子才可以读,也就是像我这样的!”
  想起和那个胖胖的姑娘叼着冰棒穿越整个小镇,为的是去找派出所旁边的高高的秋千,我们使劲儿往高处荡,大声笑,把别人家的狗惹得频频叫,然后就一溜烟跑了。我还记得她扯着嗓门放肆笑的样子好看极了。
  想起暑假学车晒得黑黑的,考科三前一晚在松岭路练习,练习着加减档,困意全无,整个人的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那个夜晚高度振奋着,超越、加速。那个有着好听声音的陪练让我直接载大家回住处,凌晨空荡的路上,我由紧张变成兴奋,心里有了可怕的飙车想法;想起宿舍,里面有一个瘦瘦的爱笑的小豆芽,有一个会跳舞的性感班班,还有一个我。我跟她们讲要写书,拍电影,她们要求请漂亮的女演员出演自己,要把风韵表现出来,我想起那个夜晚我们相拥而泣,对彼此敞开心扉,现在我们在不同的地方,我之后再也没有在厕所看过郁达夫的文……想起去卢思浩签售会,他说:你的帽子真可爱。回来马上看完了这本书,一个个故事真有味道,我想起来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承诺,我得写;想起老芮……瞧,我有好多故事可写,我统统慢慢的想起来了,我从没有这么快乐过。
  巩虹潇,文学院 2016级学生。

版权所有:青岛大学 Copyright 200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430号-6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