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大学  
第1758期: 第04版:海风 上一版  下一版
82天,一辈子的记忆秦文

秦文,附属医院院感科主治医师,国家卫健委院感防控专家组成员,曾获评中国医院协会第五届全国十佳“医院感染优秀青年学者”,中华预防医学会感染控制分会第一届“百佳青年感控之星”。秦文是我校附属医院第一个到达武汉、最后一个离开武汉的医护人员,抗疫期间工作表现突出,获得了“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秦文医生“不忘职业初心、牢记感控使命”,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院感医生的神圣职责。她的先进事迹被国家、本地及当地媒体多次报道。 在武汉度过了82天,在这82天的工作生活中,有很多让我感动、感激、感恩的人和事。临危受命,辗转抵汉大年三十凌晨三点多,我回到乌鲁木齐的家,家里人都十分的开心。孩子早已经熟睡了,我把孩子抱到身边,亲吻着。虽然才只有几天没有见,但还是很想念她。接下来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年假,我的心里想着。早上七点多,接到单位同事的电话,处理了一起紧急的职业暴露事件后,我就睡不着了。七点多的早晨,乌鲁木齐的天还没有亮,外面还是黑乎乎的一片,空中还零星飘落着一些雪花……查看着手机上的最新报道,此时的疫情就像现在的天空一样黑压压的笼罩在荆州大地的上空。9点刚过,我接到了上级部门的通知。公函发到我所在的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自然是一路绿灯,但是怎么去到武汉却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23日凌晨,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1号通告称:自当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武汉“封城”了!身在武汉的人出不来,我们怎样才能进武汉城呢?这期间,国家卫健委曾经想把我们10位院感专家集中到北京,然后再用专机投放到武汉,但是因为人数太少没有实现。直到下午3点多钟才最后协调确定,指挥部让我们分乘高铁赶赴武汉。4点多钟,我接到了铁路工作人员的电话,他问我多长时间能够赶到乌鲁木齐火车站。我的行李早已收拾好了,5分钟就能出发,半个小时内就能赶到;但是对方说今天只有这一班经过武汉的火车15分钟后就要发车,他们已经协调好可以在武汉停靠,并且说我今天肯定赶不上了,让我坐明天这班吧。乌鲁木齐到武汉38小时。明天就是25号了,再加38小时意味着26号也到不了武汉,那绝对不行!我必须25号到达武汉!对方说,那真实现不了!经过跟上级部门再次沟通,我决定25日一早坐飞机飞到距离武汉比较近的城市长沙,然后再坐高铁去武汉!当天下午17:04,广州南开往北京西的G70高铁列车破例停靠武汉站。我作为整列火车唯一一名下车乘客走下火车,走进武汉!亲人抵汉,担忧安全2月8日正月十五,青岛市第5批援鄂医疗队青大附院132人团队驰援武汉那天,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虽然从他们启程之前,我就已经与医院的董蒨院长和此次带队援鄂的牛海涛副院长等人进行了反复的沟通。当天下午大队人马到达武汉之后,我驱车第一时间就赶到他们下榻的酒店,等待他们的到来。这是娘家人来了,我必须把我自己前些天积累的经验完完整整地告诉大家。按照正常来讲,医疗队在接管病区之前至少需要进行一到两天的岗前培训,防护知识讲座和包括穿脱防护服、隔离衣和佩戴护目镜的演练,以及遇到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办法等诸多项目,可是我与附院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下午见面不久就得知,他们当晚12点就要整建制接管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一个部分病区。我很担忧,虽然这些兄弟姊妹们都来自临床一线,绝大多数还是感染科、呼吸科、ICU专业的,治病救人的能力毋庸置疑的,但是新冠病毒十分狡猾,传染性非常强,即使是很有经验的医护人员,没有经过严格的岗前培训就上岗,意味着被感染的风险就会大大增强,而这恰恰是我作为院感医生最为担心的事情。当晚在医疗队的驻地酒店,临时进行了培训,将近11点钟才结束。那晚我回到住地休息已经半夜12点了。凝心聚力,克服困难在武汉的这82天里,回想一下那个时候有两个阶段感觉最困难。首先自然是刚到武汉在肺科医院开始开展工作的那个阶段,和肺科医院在作为收尾医院后的工作的两个时期,是我觉得最困难的时期。刚开始的那个阶段,疫情处于最严峻的上升时期,医院、社会、医务人员、患者的压力当时都非常大,在处于新发传染病的重大疫情中,社会上人群的恐慌感,老百姓对此恐慌,医务人员对此恐慌,势必会造成在这种情况下,盲目的过度防护,但是当时的防护物资又是有限的,这样就产生了彼此的矛盾。在防护物资非常有限甚至缺乏的情况下,由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而导致过度防护,这是当时我所面临的的情况。我们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有限的防护物资来开展防控,并且还要使所有岗位上的医院职工采取正确的、安全的、有效的、科学的防护,是那个时候非常紧要的一件事情。在肺科成为最后收尾医院期间,医疗队和收治的患者出现很大的调整,很多其他定点医院的重症患者都转入了肺科医院的ICU。那时转入肺科医院的很多重症患者存在着很多的感染风险,甚至出现了许多继发感染患者,但是新冠病毒肺炎的救治还不能停下来,这样对于院感防控来说就又增加了许多的难度。针对这种情况,后期医院对病区布局上又做了最后的调整,把原来的两个ICU病区打通成为一个大病区去使用,将医护人员从新组合,开展最后的攻坚阶段的救治。重新调整病区布局结构的主要目是为了更好采取相应的防控手段,能最大限度的为诊疗提供安全。例如我们收治了多重耐药菌的病人,那么我们就要尽最大可能采取接触隔离的各项措施,具体讲就是单间收治、加强诊疗操作中的手卫生、严格执行无菌操作、合理安置患者在整个区域当中的位置,这些都是院感防控在实际临床工作中需要具体去做和去落实的,这仅仅才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在最后的阶段,国家卫健委又重新调配了几支医疗队进驻肺科医院,希望能更好地支援肺科医院重症救治的力量,但是院感防控就又面临新的问题,第一,医疗队员不断增加,诊疗和休息的区域是有限的,我们势必要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方案,因此医院也是不惜一切代价,将ICU上面一层的手术室拿来作为所有在ICU工作的医务人员提供清洁区域使用。第二,各个医疗队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习惯,他们又是从不同的医院病区后期转战到肺科医院的,所以会形成一种定势思维,在熟悉的环境中就会觉得合理,对于新的陌生的环境就会觉得很多的不适应,因此我们当时面临的最大的工作难度就是整合各个医疗队,使ICU成为一个整体协作的团队来开展后期的工作。最终,我们秉着最基本的原则进行指导,统一要求,同质化管理,以求达到最优的方式协助临床开展救治工作。坚实后盾,感谢感恩在这些重重困难面前,我们没有退缩,我们没有畏惧,只因我们有坚定的信念和坚实的后盾支持。当我出发来武汉的时候,附院的领导们和全体职工同事们为我的“逆行”而牵挂着。附属医院的王书记、董院长在微信里一直鼓励着我,我的大后方坚实而有力。当医院得知有医疗队要去武汉的时候,院领导们第一时间给我准备了充足的生活物资和防护物品,让来武汉支援的医疗队员给我带来。看到亲人们给我带来的物资,我倍感温暖,决心一定不辜负医院和领导对我的期望,一定要完成我的使命所在。当我们的队员纷纷赶往武汉驰援后,每一位队友都惦记着我,我们“十人兄弟连”的战友们每次队里发物资,总不少我的一份,甚至为了照顾我是女生,他们把队里发给自己数量有限的电暖气也让我拿回去使用,还说他们是小伙子不怕冷。当2月9日我们的大部队到达武汉后,又给我送来大量的物资保障。牛院长带队支援武汉,身上肩负着巨大的压力,可是就算这样也不忘照顾好我这个独自在肺科医院奋战的队友。正是因为我们又这样一支团结友爱的团队,才能取得抗疫最后的胜利。英雄的城市,温暖的人民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在最后离开的前一天我又重新走了一遍当时到达武汉时的轨迹,看看整座城市的变化。她慢慢地开始复苏了,变得开始有生机了……当初刚进武汉城时,感觉整座城市像被笼罩在黑暗中一样。当我从高铁下车,站到武汉站的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武汉的悲凉。整个偌大的武汉站,只我一人从那里走出。这种感受不是自豪和骄傲,而是内心的凄凉!而当我拖着行李箱走上月台,看见即将启动的高铁上,每位乘务员站在车厢门口,十分庄严地向我敬礼;接我出站的铁路工作人员给我照了那张身穿红色羽绒服的照片,心中陡然生气了勇气与信心。武汉在遭受着沉重的打击!就是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我结实了我的战友------武汉肺科医院的全体职工,还有后来进驻到肺科医院的医疗队的战友们。武汉人民让我感受到他们的坚强和勇敢,在这样史无前例的疫情下,武汉人民坚守着自己的城市,做着每个人能做的努力,来为整个抗疫作出奉献。我看到的、感受到的最清楚的就是武汉肺科医院的战友们,从他们的身上体现出武汉人民的那种顽强坚守的信心,也让我同时爱上肺科医院,想永远去守护他们。阳光轻抚你凌乱的发梢微风吹动我飘扬的衣角拨开黑夜下的云雾缭绕迎接新一天光明的来到加油武汉相信一切都会好 看看世间多么美好一起戴上温暖的口罩世界还很好我们也还好从你眼神中找到坚定的微笑加油武汉一起为天使骄傲 有爱才能扬起嘴角现在你才是我最最需要用心关爱用力燃烧紧跟着武汉心在跳让爱在平凡中闪耀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困扰共同面对让爱围绕加油中国心连着心紧靠最后,我想用在这82天中,一首最喜欢的《武汉加油》的歌词来总结我的武汉经历和感受。

前 线李梦婷

 2020年1月24日他站在楼底,今天下班不算晚,照往常他早就飞奔回家,但今天他的脚步却显得犹豫……该怎么告诉他们呢?打开门,一家人坐在客厅,一边看春晚一边闲聊。女儿飞奔过来跳进他的怀里“爸爸你可算回来啦,饿死我啦,我们在等你吃饭呢。”“妞妞饿啦,怎么不早说呢,奶奶先给你做点吃的呀。”“不行不行,我要等爸爸一起吃。”女儿调皮地吐吐舌头,像小大人似的摇头晃脑,逗笑了大家。他是医生,除夕夜也少不了值班,但家里却一如既往地等着他一起吃年夜饭,想到这儿,他心头一暖。吃完年夜饭,他们回到客厅,继续看春晚。有趣的相声小品令人捧腹,大家都很高兴,气氛温馨欢乐。他却更加犹豫,该告诉他们吗?直到《难忘今宵》响起,他也没能说出口。妻子发现了他的心事。“怎么了?”她柔声道,眼睛里是满蓄的温柔。“我……我要去武汉了。”“什么时候?”“明天。”“好,我去给你收拾行李。”她顿了顿,“这件事要告诉爸妈吗?”“先不说吧。”他一整夜的心事就这样被无声化解,她总是这样善解人意———她知道他是非去不可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妻子的眼眶有点红,语气却满含信任与坚定:“嗯,我相信你,加油!” 2020年1月25日一切就绪,医疗队出发了。他努力闭上眼睛,想要储存多一点的精力,但是却毫无睡意。距离不算远的路程在此时显得格外漫长,大脑也出奇的清醒,于是他一遍遍地回想,物资、相关信息、防范事项……下了飞机,铺天盖地的寒意一拥而上。正值午后,大街上却安静得像凌晨,空旷的街道无言地诉说着寂寞……车上的交谈声渐小。心揪成一团,他又想起妻子红红的眼眶,想起新闻报道上触目惊心的数字,想起女儿甜甜的笑,想起多年前改变他人生的大事……眼神愈发坚定。他一定会全力以赴,这一仗,只许胜,不许败! 2020年1月30日他被分配在ICU病房,那里住的多是危重病人,目前他已经经手十多个。熟悉的呼吸机、熟悉的血滤机,牢记于心的各项危重症救治护理技术,一下子都派上了用场,多年从医给了他足够的经验和自信,但他仍然不敢松懈半分。感染的病人刚开始是发热和咳嗽,接着是明确的呼吸困难。病房里,有的病人带着面罩,有的病人带着氧气管……虽然那一起一伏的动作并不足以让氧气进入血液,但拼命呼吸的声音还是充斥着病房。他知道,那是与死神搏斗的声音。疫情不断加重,医院的气氛有些沉重,许多病人一整天都沉默不语,有的病人甚至经常偷偷抹眼泪……这些他和同事都看在眼里,心疼的同时又十分着急———不能这样消沉下去啊!于是他和同事开始主动和病人搭话,聊些轻松的话题,帮他们赶走糟糕的心情。“王大妈,记得多活动活动身体喔,不然到时候怎么美美地跳广场舞呀?”“张大爷,今天的午餐来啦,看看,还不错吧?”“小徐,今天感觉怎么样了,你恢复得很好哦,继续加油!”虽然现状确实挺糟糕,但大家心里都有一份闪闪发光的希望!他也满怀希望,但也隐隐有些忧虑。来势汹汹的疫情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报道上的数字越发触目惊心,医院的床位越来越紧缺……听说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都在快速筹建,马上就可以交付使用,他心里真是又高兴又难过…… 2020年2月9日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相继投入使用,病人分流,他所在医院的压力小了许多。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医院的气氛终于不再那么“凝重”,反而透露出活泼与生气:护士们在墙板上画出一幅幅抗疫漫画,女医生们手工裁制小包包来为防护服加上口袋,负责儿童患者的医生贴心地在防护服上画满了可爱的漫画,热心的大妈大爷兴致勃勃地教他们这些外地医生说武汉话,心情低落的病人大家会一起想办法逗他开心,病人们互相打气鼓劲……其实来到武汉十几天,在病房内外,他已经被触动太多次,也更加明白了他们不是孤军奋战———他见过反过来安慰医生的病人,见过千里迢迢运送物资的农夫,见过每天给医护人员当专车司机的志愿者,也见过默默捐献物资的普通人,还有送餐上门的外卖员......这么多人齐心协力,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就像那一年,那么大的灾难,不都过去了吗? 2020年2月16日新收病人的数目减少了,但是原有病人的病情却开始反复无常,整个医院又重新进入忙碌状态,大家明白,攻坚战开始了。攻坚很难,但也闪耀着胜利的曙光。现在他最大的念头就是守住这些病人,和他们一起见证这场战“疫”的胜利。 2020年2月29日四年一度的日子里,连绵不断的小雨终于退场,天放晴了,人的心情也连带着明媚了起来。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现在疫情已经缓解了许多,捷报频频传出,治愈的人越来越多,他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些。春天如约而至,为这片土地带来勃勃生机,医院的花开了,美丽的花朵在枝头盛开,她们大大方方地绽放着,你推我搡,绚烂得毫无顾忌,明亮的颜色足够明朗周遭烦闷的空气,柳树也发出新芽,柔嫩的绿意在风中轻轻飘荡,草地也绿了起来……听说武汉的早樱已经开了,真想去看看呀———没有口罩,不用刻意保持距离,一起大大方方、亲密无间地去赴一场春天的约会!他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2020年3月8日最近情况越来越好,物资也越来越充足,几家方舱医院接连休舱,同事们都打趣说盼着医院早点关门大吉。今天是妇女节,下了班他给家人打了个视频电话,告诉他们一切顺利,女儿开心地蹦了起来,妻子的眼角眉梢也带着笑意,他也笑了起来。他们聊了很久,很开心,但是挂了电话他却有些睡不着。今晚的月光实在很好,明亮的光线从窗口漏进来洒在地面。他想起医院的工作,想起他负责的那些病人,想起这些天独自支撑的妻子,想起女儿的笑容“爸爸要好好的,要快点回来陪我过生日哦”,他还想起遥远的从前,想起他选择医生职业的初衷……肩上的责任的确很重,但他心里却是满满的希望。夜已经深了,家里人在干什么呢?他们睡了吗? 2020年1月27日“好啦,今天的睡前故事讲完啦,妞妞该睡觉了哦。”“可是,妈妈,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呀?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他了,我好想他呀。”“妞妞乖,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可是奶奶说爸爸去武汉了,妈妈,武汉远吗?”“奶奶告诉你的?”她怔了怔。“对,是我告诉妞妞的”,奶奶推门进来,“你们不用再瞒着我们了,我们都知道。”“妈……对不起,我们是怕您担心”,妈妈想要解释,但奶奶打断了她,“他是医生,这是他应该做的,更何况”,奶奶的神情变得更加柔和,仿佛回忆起珍贵的往事……良久,她开口道———“他是汶川人!” 李梦婷,文学院学生。

作曲心语王文俐

空荡的校园,不见以往的你我。寂静的琴房,不闻往日的唱奏。一场疫情,给人们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与焦灼,也给翘首期盼的老师们带来了最深沉的等待与牵挂。忧伤的小调旋律,像是萦绕在每个人心间的哀叹与惆怅,校园的百花已准备好吐露芬芳,怎却不见往日那些熟悉的身影。哀婉飘盈的小二度,仿佛你我间本应紧密相连,却又触碰不到彼此的那丝纷繁纠葛的心情。八度的跨越,如同虽然远隔山水千里,我却始终牵挂你的安好;如同我们相信,困难终会过去,美好的明天就在不远处。也许你不知道,成曲过程一气呵成,因为有太多的话、太多的情,想要对你、对你们表达。也许你不知道,录制过程泪成千行,因为有太多的话、太多的情,想要对你、对你们表达。我们在等,在等硝烟真正消散的那一刻,在等校门重新打开的那一刻,在等看到每个人展露笑颜的那一刻。心存美好,终将走出困境。春回大地,你我终将重聚。

樱花会绽放一切将重启官宇晴

她记忆里熟悉的触动有这座城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也有伯牙台的高山流水,晴川阁的涛浪风云有大街小巷,街头巷尾热干面的叫卖声也有萦绕在整片土地上,醉人的牡丹花香有秋日的清晨,扬子江水流过原野也有三月的春光笼罩下的樱花绽放以及一直充斥在她周身的消毒水的味道和病床上一张张盼望又渴求着希望而又坚定信任的脸庞她也会恐惧,也有无尽的不安也会无助,也有深深的思念但她依然,坚定的日复一日用她那尚且柔弱的身躯去阻挡,去武装,去战斗,去抗争去保护她深爱的这片土地这座城暖光乍现漫天的星子都在闪烁着好似一切都在开始向着该有的,如常的样子她轻揉眉心,注视她捕捉到了在这北纬三十度的土地上依旧温雅的微风依旧怒放的,朵朵樱花 官宇晴,医学部学生。

版权所有:青岛大学 Copyright 200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9430号-6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本期已有1131次点击,全刊已有2498647次点击